中文 | English      登錄 | 注冊
中國文化報: 千年大計 文保先行

2017年4月1日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正式宣布設立河北雄安新區,涉及河北省保定市的雄縣、容城縣、安新縣及周邊部分區域。這是千年大計、國家大事。
    對于雄安新區建設,習近平總書記要求,要“堅持保護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、延續歷史文脈”。
隨后,根據國家文物局、河北省政府的部署,雄安新區聯合考古隊對新區33個鄉鎮的640個行政村約2000平方公里的區域進行了系統的考古調查,發現了早至新石器時代、晚至明清以及近現代的豐富的歷史文化遺存。“這些文物遺存延續時間長、時代跨度大,留存有中華民族最珍貴的文化基因,并塑造了雄安特有的歷史文化氣質,這無疑為延續新區歷史文脈提供了珍貴資料,也為新區規劃建設提供了有力支撐。”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副所長毛保中說。
   調查登記各類文物遺存263處
   在雄安新區唯一一處遺址類全國重點文保單位——南陽遺址,有一座利用當地廢棄廠房改造的3層小樓,這里便是雄安新區考古人員的臨時駐地。2017年5月,雄安新區文物保護與考古工作站在此揭牌,雄安新區聯合考古隊成立。
   雄安新區聯合考古隊由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牽頭,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、中國國家博物館、故宮博物院、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以及河北省各級文物部門統一編隊組成。聯合考古隊分為8個調查隊,分別是5個考古調查隊、1個地面文物調查隊、1個戰國燕南長城文物調查隊和1個遙感考古隊。
   “對雄安新區的調查是摸底式普查,調查區域是全覆蓋的。”故宮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徐海峰說,調查時一般分為3組,組員間距不超過50米,勻速行進,互相呼應,必要時迂回行進,“拉網式”調查,確保不遺漏每一個地塊。同時采取地面踏查與地下鉆探相結合的方式,一方面“逢坑必斷,遇溝必考”,充分了解取土坑、斷面、溝渠等分布情況,重點觀察地層堆積,另一方面用鉆探進行確認。
    此次文物考古調查中,還應用了信息化平臺的建立及數字化終端。徐海峰介紹,野外調查的隊員都配備了數字化信息采集終端設備,安裝了考古調查APP,隊員可以將遺跡照片、文字記錄等信息通過無線傳輸同步到管理平臺上,實現了野外調查的無紙化。
    經過近半年調查,文物調查與考古工作取得豐碩成果:調查登記各類文物遺存263處,其中遺址189處,墓葬43處,古代建筑15處,近現代文物16處。“這些文化遺存的時代,早到新石器時期,晚到明清、近現代,各個時期遺存都有發現,地下埋藏文物以新石器、戰國、漢代為多,涉及城址、聚落址、墓葬等。地上遺存則多是明清和近現代典型建筑。”毛保中說。
文物遺存年代跨度大
    “調查登記的文化遺存時代久遠、脈絡清楚,各個時期都有重要發現,年代序列清晰。”毛保中說,新石器時代文化譜系復雜,夏商周時期草原與中原文化在此碰撞與融合,兩周東漢時期燕趙文化豐富多彩,宋遼時期邊關文化特征非常鮮明,元明清時期畿輔文化異彩紛呈,到了近現代,白洋淀打包運船遺址、端村慘案遺址等紅色文化史跡分布廣泛。
    其中,東周時期的南陽遺址無疑是收獲最多的一處。考古發現遺址南城垣,部分東城垣、西城垣、北城垣,以及面積約3.6萬平方米的疑似內城,而對發現的疑似作坊區小范圍的試掘,初步斷定其年代下限至漢代。“結合《容城縣志》記載和目前考古工作成果,南陽遺址也許與容城侯國有關。”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研究員張曉錚考證。
   被譽為“沉睡千年的地下軍事奇觀”的雄縣宋遼邊關地道,自西南向東北,橫跨雄縣、霸州等縣市。調查發現,地道內設休息區、議事廳、兵器庫等功能區,甬道內還有掩體等軍事專用設施。此外,其洞體大多與水井相通,并設有通氣眼及燈龕、土炕等生活設施,這說明地道既可用于駐軍防御,也可用來傳遞聯絡,對研究宋遼軍事史有重要意義。
   通過本次文物調查和考古工作的開展,還使得不少文物場所得到修整:容城黑龍口長城存在雜草叢生、表面坑洼等現象,去年5月,相關部門對其進行了清除雜草、平整夯實表面等環境整治工作;對于存在不同程度風化、空鼓、坍塌等現象的安新古城墻,相關部門也對文物進行了臨時支護或者清理,確保文物安全。
    有針對性地保護展示利用文物遺存
    “本次考古調查依據文物遺存的保護級別、保存狀況、科學價值進行了評估,將其劃分為A、B、C、D四個等級。”毛保中介紹,將根據不同級別不同情況分別提出不同的專業保護、發掘意見。
    在展示利用方面,河北省文物局局長張立方表示,雄安新區將把文物作為新區發展建設的重要資源,以史前文明的展示為重點,把新區的歷史進行全面展示,力求做到文物展示利用與新區空間規劃緊密結合。“與此同時,雄安新區還進一步確立‘四片、兩線、多點’的空間布局,并針對各文物片區、遺址類文物點、古建筑類文物點、城墻類遺址等提出了相對應的展示利用策略。”張立方說。
    今年,考古隊將在這次調查的基礎上,對一些遺址展開更深入的發掘,比如開展雄安新區核心區和起步區29處遺存的文物勘察、試掘工作;再如南陽遺址城門及城墻結構、城內建筑基址和道路等功能布局的勘探和試掘。同時,還將通過遙感技術對各時期的水利工程、防御工程、城市遺跡等進行綜合探測,研究當時的環境變化和歷史變遷。“考古調查絕不是發思古之幽情。因為考古的根本宗旨就是揭示人類活動遺跡,總結歷史發展規律,為人類未來的發展提供借鑒。”毛保中說。
    (來源:國家文物局)

2018-6-21
 
捕鱼大富翁技巧 重庆时时彩直播 新时时彩人工计划 云南11选5走势图云 吉林省体彩网 幸运飞艇到底是怎么开奖的 江西新时时彩定胆技巧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删除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破解版 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时时彩的官网 时时后三走势图分析 手游棋牌活动说明 安徽时时骗了多少人 云有快乐十分开结果 香港五分彩是不是假的 极速赛车走势图表